首页 文章 文章详情
《剑风传奇》还没完,新坑又来了?——三浦建太郎访谈

黑白漫文化

2020-01-08

漫画解析

分享 微信好友 微信好友 微信好友 朋友圈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好友 微信好友 QQ空间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201999日,在白泉社发售的新增刊杂志《YOUNG ANIMAL ZERO》第一期上,读者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三浦建太郎。
1.jpg
 
“有生之年”《剑风传奇》尚未完结的情况下,一部崭新的作品《DURANKI》开始了连载。这部新作是三浦长年以来故事点子的集大成者,据说,新作的进行反而会加快《剑风传奇》的出稿速度……?
 
以下是日本网站Comic Natalie9月对三浦建太郎进行的采访,聚焦新作的同时,也涉及了很多老粉丝们关心的问题,最后还探访了三浦及其助手们的工作室!
2.jpg

剑风传奇的连载速度也会提升吧

 
──新连载《DURANKI》的署名方式是三浦建太郎“原作 & Produce”,STUDIO我画制作,具体的创作方式是怎样的呢?
 
三浦:STUDIO我画”是我的公司,我的助手们也都属于这里。《DURANKI》的勾线都是交给助手们来做的。第1话和第2话我画了分镜和草稿,以及做最后的修正。
3.jpg
DURANKI1话草稿,三浦建太郎绘
因为是第1话,所以比平时的草稿画得更细致
 
——修正是指?
 
三浦:现在工作室里有画线非常刚劲的孩子,也有画线纤细的孩子,每个人的画风也都各不相同,所以必须要统一起来。还有画物体时省略掉构造的情况,或者线条过于杂乱看不清楚的情况等等。Produce”的角色,类似于动画团队里的“作画监督”。
 
──感觉是统一和保证整体质量的角色。在工作的助手有几名呢?
 
三浦:坐班的有3名,还有一名在仙台远程。
 
──我想《剑风传奇》也是同一个团队在做吧,制作流程有什么不同吗?
 
三浦:剑风传奇的人物和背景几乎都是我自己来画的。让助手做的是贴阴影和建筑、远处的背景和士兵之类的……最近地面也开始请他们帮忙画了。
4.jpg
剑风传奇彩图
 
──剑风传奇虽然在《YOUNG ANIMAL》(白泉社)上连载,却不是每期都会有。《DURANKI》开始之后,我想一定会有粉丝觉得“《剑风传奇》是不是会更慢了?”
 
三浦:我是那种画分镜稿很快的类型,《剑风传奇》出得慢主要集中在作画问题上。虽然我们的制作班底都是实力派,但我至今还是几乎都在自己亲自画,才导致了接二连三的延迟……。所以如果助手们能在画《DURANKI》期间再锻炼下技术,让我觉得“练到这个程度就没问题了!”的时候,也能给《剑风传奇》带来反哺。这样的话,《剑风传奇》的连载速度也会提升吧,我这么期待着。
 
──也就是说,剑风传奇里三浦先生您亲自作画的比重会减少?
 
三浦:对,如果画出来的东西质量和以前一样的话就行。实际上,试着把《DURANKI》的描线交给助手来做以后,我发现效果相当可以。将来要把我个人在《DURANKI》里的工作缩减到只有画分镜稿和最后的检查步骤,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在工作会议上经常和大家同步我的想法。到了这个岁数还不会用人不能组建绘画团队的话可不行,所以我认为《DURANKI》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通过“STUDIO我画”,创造出一份能写上助手们名字的工作

5.jpg
DURANKI1
 
──请问《DURANKI》开始连载的原委是怎样的呢?
 
三浦:我一边画着剑风传奇》,一边脑子里还有着众多其他漫画的点子。但是不管怎么想,终归还是太忙了不可能去实现……实在是憋得难受。我把其中一个主意就像茶歇时候的聊天一样随便和担当编辑说了说,他回应说“有趣”,这时候我想到,不是还有当原作这个方法吗?我把设定之类的写成了两册笔记本送给他,想着如果担当编辑或者编辑部的反响好的话就继续推进。然后大家的评价似乎挺好,就决定“开始吧”。中间经过了各种曲折,最后决定让STUDIO我画”来负责作画。只是现在人手不足,正在招募工作人。不过,像我们这样在招聘的时候问人家能不能稳定通勤,就变得比以前更难招到人了。
 
──毕竟STUDIO我画的招聘上写了“欢迎成为正式员工”嘛。
 
三浦:对。有《剑风传奇》和《DURANKI》两部作品在连载,我觉得已经可以提供稳定的工作条件了。再说,我们又不是黑心企业……。何况和日本一般的公司不同,我们非常欢迎有经验的、岁数偏大的人,也能够出得起相应的报酬。其实《DURANKI》之所以启动,也有为助手们着想的成分。
 
──怎么说
 
三浦:通过STUDIO我画我想创造出能够写上助手们名字的工作STUDIO我画当助手是一份很棒的职业,画着最喜欢的画,也能够很好地支撑生活。我们这里的助手有已经结婚了的,也有在市内买了公寓的。而且因为助手们长期以来培养了实力,如果能把主要角色的草稿和勾线等等更多地交给他们去做的话,他们会更有动力。想通过《DURANKI》来实现这些目的。
 

想要表现从海王子和阿瑞翁那里感受到的兴奋感,就设定成了双性共存

 
──就像开篇“太古的世界。运用智慧去创造新的神话”这句标语中所说,DURANKI是描述神话的故事。从一开始就以“非神非人 非男非女”来揭示了主人公乌斯姆加尔的双性特征。
6.jpg
 
三浦:在我小学或者中学的时候,像《海王子》《阿瑞翁》《皮格马利翁》等等神话题材的、少年们大显身手的故事有很多,而且相当火。最有名的应该是《圣斗士星矢》吧。这一类的潮流已经断掉很久了,所以我想做一下。
 
──都是以希腊神话作为原型的故事呢。
 
三浦:这些漫画和希腊神话的共通点是,主人公的男孩子都有些色气。(《圣斗士星矢》中的)圣衣是个例外,但《海王子》和《阿瑞翁》里面大显身手的主人公,都是穿着像迷你裙一样的衣服,露出健康的大腿。当时我还是小学生,读《海王子》的漫画、看《海王子》的动画时,即使作为男孩子也有些按捺不住的感觉。做出动画的富野先生(《海王子》TV动画的导演是富野喜幸,后改名为富野由悠季)应该完全没有料到会有这种效果吧(笑)。我那个年龄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多多少少都在一边怀着按捺不住的心,一边享受着这些作品。或许,像这样性别摇摆不定的存在,现在清晰地发展出了各种分野,变成了男孩子喜欢的伪娘、女孩子喜欢的正太和女装男子,被吸收进了轻小说和乙女游戏的文化当中。
7.jpg
手塚治虫海王子
 
──海王子和阿瑞翁带来的“按捺不住”感,三浦先生试着去表现,最后就做成了双性共存
 
三浦:嗯,最后变成了同时具有两种性别的存在。虽然不知道现代的年轻人感觉怎样,不过我希望能够传达出“我们当年爱看的东西很有趣哦!”这种心情。时尚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在我看来,现在的时尚很像是CHECKERS和吉川晃司那个年代就在流行的东西(笑)。
 
──80年代风格的时尚正在流行呢。
 
三浦:诶,现在的年轻人会把牛仔裤拉高,把衣襟塞到裤子里?以前可是有过认为这么做很逊的时代的”——类似这样(笑)。我觉得漫画也是一样,以前流行过的有趣的东西,重新挖掘出来再传递出去的话,一定也会被认为有趣吧。如此一来,像我这样的大叔们也能和年轻人一起分享快乐了。而且,我感觉androgynos(古希腊语,意为“双性人”)和现在的世界是合拍的。从《冰雪奇缘》开始,像《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这样以自我意志鲜明的女性为主角的作品接连出现,已经成为了一种标准。是时候出现下一种潮流了吧?也许我是这样想着,才抛砖引玉的。
8.jpg
DURANKI1
 
──乌斯姆加尔会和男性恋爱,还是会和女性恋爱呢?
 
三浦:重点就在这这是我描绘双性主人公时最想认真处理的问题。双性人大多地会被画得很美、女性一面更强,最后与男性坠入爱河。当然,并不是所有作品都这样。但是如果要穷尽双性人这个主题,和男性恋爱与和女性恋爱都是不得不描绘的。我觉得只有这样才真正算是双性人。
 
──也就是说,《DURANKI》中,恋爱将会是一个重要的主题?
 
三浦:会的。将这个双性人选作主人公的时候,就觉得必须要好好地描写恋爱。《剑风传奇》里面还没有好好画过恋爱,稍微有点心虚没自信。
 
──诶?但格斯和卡思嘉……?
 
三浦:别看那两个人这个样子,其实就像是恋爱之前的那个阶段永远直持续下去一样(笑)。
9.jpeg
早期的格斯与卡思嘉

最开始的计划是异世界时空穿越

 
──虽说是要描绘恋爱,但果然神话也是一个主题?
 
三浦:是的。正在思考怎样化用神话人物。
 
──虽然刚刚聊天时说到了希腊神话,但主人公“乌斯姆加尔”的名字,却是美索不达米亚神话里的龙。
 
三浦:DURANKI的故事舞台是阿那托利亚半岛,也就是被称作小亚细亚的、位于欧洲和亚洲中间的地区
(译注:作品名DURANKI”也来自苏美尔语dur-an-ki,意为天与地之间的联结,与苏美尔人的创世造人神话相关)
 
──所以美索不达米亚神话中的词汇,和“奥林匹斯”、“潘”这样的希腊神话词汇都会出现呢。
 
三浦:是的。乌斯姆君的时代是希腊神话的时代。美索不达米亚、苏美尔神话都是这个世界很古老的神话。虽然都被统一称为神话,但其实每个神话之间有可能相差了几百年。还有,画神话的时候,稍微试着认真思考了“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比如,不是有个名叫伊南娜的神吗?
10.jpg
DURANKI彩图
 
──苏美尔神话的女神,降临到姐姐埃列什基伽勒统治下的冥界,因为伊南娜下冥界这个故事而为人所知呢。
 
三浦:对对。简单来说,伊南娜就是最早诞生的性感人物(笑)。由于她是人类早期崇拜的神,所以被赋予了各种功能,既会战斗又是个性感大姐姐,还是丰收之神。伊南娜到了美索不达米亚神话里变成了伊西塔,性感与战斗的部分增加了;而到了希腊神话里就变成了阿芙洛狄忒、罗马神话里变成了维纳斯,性感的成分更是暴涨。
 
──随着时代和地域的变迁,神的名字会改变,功能也会从不同的角度被强化。
 
三浦:对,虽然角色会变样子,本质的东西还是会留下来。假面骑士和奥特曼随着时代发展变得越来越多,情况也是类似的。人类在做的事情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没变。在DURANKI里,我就是想这样追溯神的流传过程,如果用乌斯姆君来联接(各种神话),也许能做出与至今为止的神话题材作品不一样的东西。
 
──DURANKI会描绘真正存在的神话吗?
 
三浦:神话的情节和人物会保留,但也会贴附一些稍稍偏离时代的相似情节。不是准确地全部描绘出来,而是想半虚构半真实地描绘。那段时间的真实历史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所以也能够把历史和神话融合起来。
11.jpg
三浦建太郎的工作台一角
 
──原来如此。比如被认为是日本最早的历史书的古事记就是这样,神话时代和历史时代的界限是模糊的。有足够多的创作的空间,显得非常有趣。
 
三浦:是吧?其实在构想阶段,也考虑过让现代孩子穿越到神话时代这种设定。但是正这么琢磨着呢,市面上就冒出了好多异世界转生的作品(笑)。要是按照原计划的话,就会变成众多作品中的其中一个,于是就推翻重来了。所以决定DURANKI就采用直接的方式,做成神话和历史题材
 
──确实,神话加上时空穿越,那几乎就是异世界作品了。从时空穿越题材改成神话和历史题材,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三浦: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称得上是最大的变化,时空穿越呀异世界转生呀之类的,一定会变成“主人公利用现代知识大显身手”的故事吧。我也曾经想这么做。但是最近尝试了之后感觉有点扫兴。所以,虽然乌斯姆君还是会运用知识和智慧,却不是直接照搬现代知识,而是必须让乌斯姆君自己想出来一些很厉害的主意。想出某种技术和装置,也需要仔细画出来令她(他)产生灵感的契机与过程。“想出某些未知的东西”这种事情本身就很有乐趣,我认为这里也许会成为精髓。
 

总想画得细致入微,已经是一种病了

 
──三浦先生现在无论是黑白稿还是彩色稿都是数码作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三浦:大概是2015左右吧。拉克沙斯露出真面目的情节开始改为数码作画的
12.jpg
《剑风传奇》38
 
──《剑风传奇》38卷里收录的情节呢。
 
三浦:在改为数码作画之前,曾经有过一段“铅笔copy”的时期。先用铅笔画完后扫描到电脑里,把线加粗,然后贴上阴影,就完成了。是画海盗的故事的期间这么做的
 
──为什么会用“铅笔copy”的方式来画原稿呢?
 
三浦:因为觉得可能会加快绘画速度想有效率地去作画,于是就在《巨人战争》(GIGANTO MAKIA)里尝试了用铅笔来画原稿的方法剑风传奇也延续了这一做法,但速度的提升却没有预期那么多,何况铅笔不能像毛笔一样让线忽然变粗,线条控制上不够自由。我为此烦恼了一阵,最后和返回手绘方式比起来,干脆选择了数码作画。
 
──从刚才开始提到了好几次作画速度的问题,我还是想问一问关于细致描绘的问题。
 
三浦:我总想画得细致入微,已经是一种病了。只能用病来形容。
 
──39卷的妖精乡,真是纤毫毕现到令人失语
 
三浦:妖精的规模是意料之外的。与巴克一样大小的角色同时处在一个画面里的场景,实际开始画的时候真是太要命了(笑)。何况,每一个角色我都想用心地画出互动。因为他们都是有灵魂的。
13.jpg
《剑风传奇》39卷开篇的妖精乡
 
──要画到什么程度,三浦先生才会觉得完成了?
 
三浦: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完成的时候)就好像是从哪传来了“哐——”的钟声一样。虽然有时候会感觉“怎么还没响啊——”(笑)。
 
──为什么要细致到这种程度?
 
三浦:是我自己过去喜欢上的东西造成的。比如《阿基拉》《北斗神拳》这样画得非常非常细致的作品,它们的时代堪称是“漫画的巴洛克时代”。这个时期和我个人多愁善感的时期重合了起来。而且,我将漫画的画格看作是异世界的窗口。因为是窥视异世界的窗口,窗户那边一直到远方都应当是有东西的。比如凝重的空气等等,想要尽最大可能地(让读者)感受到。
14.jpg
精细纵深的背景
 
──从窗口看到的世界,为了提高它的“分辨率”,才去细致描绘?
 
三浦:是的。一般来说为了整洁会省略掉,但让我在高中时期感受到魅力的漫画们却不是这样的。画《北斗神拳》的原(研哉)老师(通过细致的画面)传达出来的是这样的感情:“我正是怀着如此大的热情来画这个画面的!”这便是精髓所在。直到现在,我也想通过《剑风传奇》来传达这样的感觉。画面细致正是耗费人力、下了功夫的证明。我认为现在正是耗费人工=商品价值高的时代。想从这里展现作品的价值。
 
──比如格斯的披风和铠甲,一般情况下用色块涂满就行了,但却连黑色调都用排线来表现。是有什么意图吗?
 
三浦:物体是有细节的。衣服有布料有绸料,根据材质不同外表就会有区别。我想在漫画的线与线之间把这类质感也表现出来。
15.jpg
《剑风传奇》35卷,披风与铠甲的质感都用线条来表现
 
──改成数码作画之后,三浦先生对于漫画表现有没有什么认识上的改变?
 
三浦:有的。虽说是拿到了方便的工具,但我觉得这个工具过于厉害,厉害到人容易反过来被它支配。其实我已经有被它支配的时候了。(电子画布)可以无限扩大无限细描,要是没人管我,我可以一个点一个点地去画。喔?喔?——的感觉(笑)。我印象中有好几次都被编辑反剪双臂制止:“老师!请住手吧!”不过感觉都被我甩开了。
 
──啊哈哈(笑)。
 
三浦:漫画家森恒二三浦高中时代起的好友也总是和我说“不用做到这个程度吧”不过后来他已经放弃劝我了……。我已经把细致描绘这一点当成自己的个性来接受了。不过DURANKI的目的是工作室全员的水平提升,我想最后还是要回到《剑风传奇》。
 

从未对《剑风传奇》感到厌倦

 
──《剑风传奇》最新的第40卷,卡思嘉总算是恢复了神智。我想一定有很多粉丝都在期待这一幕。
 
三浦:我也感慨颇深。然而,卡思嘉的辛苦才刚刚开始。为了真正痊愈,卡思嘉必须要分析、理解、解决自己的经历。不得不去面对格里菲斯做过的事情、不得不去直面魔物。
16.jpg
《剑风传奇》40卷,卡思嘉恢复神智
 
──这是卡思嘉真正意义上的痊愈所必须的过程呢。“只要恢复了神智卡思嘉就痊愈了”也是一种解决办法,但《剑风传奇》一向不会让登场人物选择容易的道路。我认为对三浦先生来说,也需要相当的觉悟。
 
三浦:因为在描绘人类,最后就变成这样了。“在这种事态下,人类的话会这样做吧”——如果不将如此种种认真表现出来,就不会成为有魅力的故事。
 
──虽然有些难以问出口,对于1989年就开始画的《剑风传奇》,有没有感到厌倦呢?
 
三浦:没有感到过厌倦啦。因为每一回每一回都是在用画新东西的心情来做的。不仅没有对《剑风传奇》感到厌倦,甚至连“这段故事讲得不彻底”的情况也没有过。大概是因为它不是那种不断重复同一种模式的漫画吧。正在埋头使劲画着必须描绘的主题的同时,也会去把下一个主题琢磨成熟。这样的话,每一次都是新的挑战。或许画史诗类作品(大河もの)的人全都不会厌倦吧?
17.jpg
《剑风传奇》格斯
 
──也没有感到过辛苦吗?
 
三浦:其实画漫画的全部过程都很享受。画漫画几乎从来没有感到过辛苦与难受。虽然有时候会觉得麻烦,但是就连这麻烦也都可以享受着处理。要不然可没法坚持这么长时间(笑)。因为全都很享受,所以一整天都是漫画相关的事,有时候觉得也该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了……啊,说起来,想要时间。没有时间、寿命有限、体力下降这种问题让我很痛苦……。
 
──三浦先生如果拿到贝黑莱特的话,貌似会去转生呢(笑)。纵观《剑风传奇》的整体故事,现在进行到多少了呢?
 
三浦:进行到后期了哦。随着卡思嘉的复活,妖精岛的篇章快要接近尾声了,这之后会有非常令人震惊的展开。请连着DURANKI的份一起期待吧
 

潜入《剑风传奇》和《DURANKI》的制作现场!“疯狂的细致描绘”从这里诞生

 
三浦建太郎和助手们所属的STUDIO我画的制作现场,位于某间公寓房里。原本有三间屋子,后来打掉中间的隔断墙,变成了一片宽敞的空间。这里有可供7人工作的工作台,比较靠里的地方放置的是三浦的工作台。从1989年开始持续至今的暗黑幻想《剑风传奇》以及新连载《DURANKI》——这两部作品的制作现场是怎样的呢?就让我们来一探究竟吧。
 
三浦建太郎的工作场所
18.jpg
三浦建太郎的桌子在助手们房间的旁边
19.jpg
人体模型与资料
20.jpg
角落里贴着设定资料
 
周围被桌子环绕,手写板、两台电脑、电视、《剑风传奇》的单行本、设定资料、人体模型等等杂乱地摆在一起。
 
三浦:我还有另外一个工作场所。我想一个人做分镜稿,所以一般是在家里完成它。这里是和助手们一起做后期加工的地方。《剑风传奇》从人物到背景大体上都是我一个人画,只有阴影和建筑拜托助手们处理。《DURANKI》的第1话和第2话的分镜与草稿是我画的,勾线交给助手们。我的形象类似于作画监督,最后的质量整合与修改也是我的工作。
21.jpg
三浦的新手绘板
 
三浦:我用ComicStudio绘图。这个手绘板是不久前刚刚换的。我还没有用过。
22.jpg
右侧与中央是电脑,左侧配置了电视
 
三浦:电脑分别是工作用的,以及一边工作一边盯着niconico动画看用的。
23.jpg
工作台附近放着尊敬的原哲夫老师的画
 
三浦:这是和原哲夫老师对谈时收到的。我受到《北斗神拳》的影响非常大,我画得过分细致这个毛病的感染源之一就是《北斗神拳》(笑)。
24.jpg
动画DVD与蓝光碟
 
三浦:这是从以前开始一直存着的动画DVD与蓝光碟。虽然现在只要在线观看就行了,但出于之前的习惯还是把它们继续留在这里占地方(笑)。不过,偶尔看看的时候,它们还保留着过去的广告宣传画面,所以会让我回想起当年的情景。
 
助手们的工作场所
25.jpg
助手们的工作场所
26.jpg
新设的工作台
28.jpg
资料架
 
助手区分为两个部分,一处有供5人用的工作台,另一处有供2人用的工作台,用储物柜隔开。
 
三浦:通勤工作的助手有3人。还有1人在仙台远程。之所以有7人份的工作台,是因为《DURANKI》的工作开始之后,想要增加助手,刚刚调整了布局。虽说设施是备好了……但如果一直都招不到人的话,简直像是星飞雄马的一人圣诞晚会一样啊……
28.jpg
助手们的桌子上摆满了资料
 
三浦:利用调整布局的机会,把助手们的手绘板也都换新了。
29.jpg
助手们的资料架
 
三浦:这是经常使用的资料架。和以前相比,纸质资料的重要度下降了了很多,所以其实这次的布局调整里把以前是书架的地方彻底改造,变成了助手们可以使用的空间。要是再做些改造的话,还可以再容纳下2人份的桌子。
30.jpg
树木的资料
 
三浦:这应该是助手画森林的时候带来的参考吧。连我都没准备这样的东西。真考究啊。
31.jpg
帆船的模型
 
三浦:这是画罗德里克时用作参考资料的帆船。是拜托编辑帮忙找到的。要是没有帆船的模型的话就没法画了,毕竟完全不知道绳子的捆绑方式。
 
 
(全文完)

上一篇:漫画就是模型游戏的加时赛?林田球访谈4

下一篇:能看到汤浅政明版《映像研》我已经很满足了!——大童澄瞳访谈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