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章 文章详情
能看到汤浅政明版《映像研》我已经很满足了!——大童澄瞳访谈

黑白漫文化

2020-01-06

漫画解析

分享 微信好友 微信好友 微信好友 朋友圈 微信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QQ好友 微信好友 QQ空间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01.jpg
 
《别对映像研出手!》是近年来别有味道的漫画新作,讲述三位女高中生因为相同的兴趣走到一起,以学校作为舞台,创作动画的故事。
02.jpg
走入高中的浅草绿想制作以学校为舞台的动画的热血宣言
 
从故事介绍来看,这是一部平平无奇的青春校园作品,为何会说是「别有味道」?这要从作者大童澄瞳说起。
03.jpg
04.jpg
作者 大童澄瞳
 
大童澄瞳(Sumito Owara),1993年出生,高中时代就向往成为动画师,加入了电影社团。从东京东洋美术学校绘画专业毕业后,大童开始自学动画制作。他对作品质量有着极高的要求,但毕业后两年并没做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
 
「动画这玩意,无论多么努力,一个人每天也只能做出3秒的内容!」
 
感悟出这点的大童最终决定放弃动画制作,开始尝试漫画。因为有着坚实的动画专业基础,大童已经积累了很多绘画能力和镜头语言的经验,漫画很快就开始上手,并且感觉到漫画创作比动画更有效率。
05.jpg
独特的倾斜对白文字排版,突出作品的立体感,大童澄瞳标志性的透视技巧
 
2015年大童参加「COMITIA111」时,被小学馆的编辑发现,编辑看到他的作品潜力巨大,直接就问他想不想连载。而大童这是第一次见到漫画编辑,对此半信半疑,还把这件事发到了2chan上。
 
2016年大童澄瞳正式出道,《别对映像研出手!》开始在小学馆的青年漫画杂志《月刊!SPIRITS》连载。2017年在推特票选的「我的漫画(俺マン)」评选中,映像研力压《BEASTARS》夺得第1名,同年还获得「Bros Comic Award(ブロスコミックアワード)」大奖。2018年获得「这本漫画真厉害」第15名、「THE BEST MANGA 这本漫画必读」第7名、「漫画大奖」第9名。
06.jpg
07.jpg
用漫画实现制作动画的梦想
 
一系列漫画奖项的殊荣让《别对映像研出手!》成为读者与业内人员关注的热点。2019年日本主流资讯杂志《达芬奇》制作了大童澄瞳特辑,探寻映像研的创作源泉。几乎同期,映像研宣布制作TV动画,汤浅政明担当导演(映像研的画风跟汤浅政明的风格实在是天作之合)。
08.jpg
大童澄瞳绘制的动画化贺图
 
一路走来,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就像《别对映像研出手!》这部作品中所描绘似的,梦想成真!而大童也曾说过,浅草绿就是自身的一种映射。
 
但是大童并不喜欢「热血、青春」这样的词汇,大童认为所谓OTAKU就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的沉浸与世界,才是OTAKU独有的热血青春。
 
所以映像研真正的「别有味道」之处是我们能看到OTAKU所沉浸的世界——
09.jpg
10.jpg
11.jpg
大童澄瞳描绘出的动画师的脑内世界,OTAKU所沉浸的设定世界
映像研这部作品也让黑白君回忆起了《现视研》的那种特殊感染力
 
160点多,《别对映像研出手!》动画开始播放。以下是在播放前几天,日本媒体对大童澄瞳的采访。让我们来看看他如何讲述这“梦想成真”的经过。
 

能成为映像研的一员我非常感动!

 
 
自从漫画《别对映像研出手》开始连载,狂热粉丝便不断涌现。现在,这部作品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中迎来了动画化。更让人惊喜的是,动画由汤浅政明+Science SARU来操刀制作!这梦幻般的动画企划是怎样进行的呢?我们就此采访了漫画原作者大童澄瞳先生。
 
*Science SARU:汤浅政明与崔恩映在2013年一同成立的动画制作公司,作品包括《乒乓》《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与《恶魔人》。
 
A-01.jpg


对动画团队抱有极大的信赖,制作上任随他们发挥就好


――听到动画化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大童:第一反应就是“终于来了吗!”操刀动画的是汤浅(政明)导演和Science SARU的大家,这样的组合正是粉丝们也一直在期待的,所以我在惊讶的同时也体会到了胜利的感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要动画化的消息的?
 
大童:最早跟我提起动画化是两年多以前了。在此之前一直到第三卷,我创作的时候都有意地把作品画得不那么容易被动画化。当然,如果能得到动画化还是会很开心,但是不想被“动画化”的相关想法限制住,所以就刻意去尝试了各种能做到的表现方式。
 
——然后它就被动画化了呢。
 
大童:一开始有相关消息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担当编辑告诉我说“感觉后续会有很厉害的事情发生。不过也不是肯定会动画化,所以不要过分期待了……”我回答说“我明白。光是有消息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正说着就来了消息“好像能行”,不禁觉得“真的假的?!”(笑)。
 
——而且还是原作粉们一直在期待的Science SARU
 
大童:真的很惊讶。
 
——关于动画的实际制作,您和制作现场是怎么交流的呢?
 
大童:不论是对Science SARU还是对汤浅导演,我都抱有极大的信赖,制作上就任随他们发挥就好。绝对能做出很棒的东西出来的,所以哪怕是无视原作也完全没关系。制作过程中询问我的问题,我都是抱着问一答十、问十道百的心情仔细地回答的。现在我相当于是以制作团队中的一员的角色,和大家一起在做动画。
 
——被制作团队询问的时候,有没有哪些问题会让你讶异“原来动画制作现场的人们会想要知道这种事情啊”?
 
大童:被问到了物体的细节,比如作品中出现的战车。 
A-02.jpg
 
以及在我的印象里,漫画描绘出来的场面中,有些画面很难分清楚究竟是角色的妄想还是角色画出的作品(如果是作品,那么在动画表现时就需要有更深入的细节),有不少问题都是针对这种情况的。比如水崎一边说着“这种时候一定要说‘我就在这里’”一边站在绒毯上的场景,那个毯子究竟是飞在天上呢,还是有一端系在飞船上呢?——像这种画法上模棱两可、只有我才知道答案的问题,(制作组)也有向我询问过。
A-03.jpg
 
每当有问题抛给我的时候,我常常能从问题里揣摩出对方在制作动画的时候究竟在朝着怎样的呈现方式努力,所以我非常享受这样的交流。
 
——对混淆了现实和妄想的世界的表现是《映像研》这部作品的一大特征。同样还有作品中出现的设定、想象图,像这些独具特色的部分,是怎样表现在动画中的?
 
大童:我认为直接去看动画成品是最好的,非要透露的话,只能说几乎每一话都用了各种各样的表现手法。像这些和原作不同的地方,正是我在动画化上最期待的地方。
 
——看到成品影像后,有没有哪里令您尤其印象深刻?
 
大童: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只有用动画这种形式才能表现出来的部分。具体的嘛,就请期待动画的放送啦。
 
——之前您说动画制作上即便无视原作漫画也没问题,即便如此,有没有哪些地方还是希望动画能够遵循原作?
 
大童:只要标题还是《别对映像研出手》,主人公还是那三个人,就怎样都行。既然制作现场能够产出有意思的东西,那么怎么做都没问题。宏观审视的话,只要有六七成是来自《别对映像研出手》原作的东西就可以了。
 
——“这可是汤浅导演的版本,光这一条就足够了”的感觉?
 
大童:只要能看到汤浅导演的新作品就好(笑)。就是信赖到这个程度。
A-04.png
 

被告知请自由地画吧,我心道真的吗?!

 
——听说这次的ED是您亲自制作的?

大童:看到tkmizつくみず,漫画《少女终末旅行》的作者)亲自出马做了《少女终末旅行》的ED之后,我曾经在推特里表达过“如果我的作品也动画化了的话,我也要这么干”。但是在动画化的计划真的开始推进之后,因为怕给制作现场添麻烦,所以我并没有提出这个想法。不过后来这个意愿还是传到了导演的耳朵里,于是就梦想成真了(笑)。
 
——真不得了(笑)。
 
大童:有一天,导演给我发消息问“我听说你想做动画?”我心想,糟了!(笑)听说tkmiz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一边画原稿一边参与动画制作的,但我是短期集中地来到Science SARU的工作室参与制作的。
 
——真的作为团队的一员,在工作室里参与制作呢。
 
大童:在公司全职。进到工作室里以后想着可能会有谁来带我辅导我,结果被告知“请自由地画吧”,我心道“真的吗?!”简介里动画·导演一栏甚至都写了我的名字(笑)。
 
——确实(笑)。
 
大童:其实最后ED的设计剪辑还是汤浅导演做的,但愿我至少做好了辅助性质的工作,比如绘制动画素材之类。Science SARU真的是个全心投入作品的团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我非常感动。
 
——进入制作现场后,有没有对这部动画的制作产生新的理解(“原来是在做这个”)?
 
大童:有的,而且让我觉得“要是早点知道这些,我就能更好地帮上忙了”。因为我看到设定之后,才知道现场的大家有多么认真执着。
 
——您一定从很久以前就一直热爱动画,那么对您影响特别大的作品是什么呢?
 
大童:《未来少年柯南》。还有《交响诗篇》也影响过我,尤其是吉田健一先生的设计。漫画的话是《哆啦A梦》。
 
——《映像研》的画格里,人物的手偶尔也会变得像哆啦A梦一样呢。
 
大童:对哦,偶尔会这么画。
A-05.jpg
 

为完美之上更求完美的工序而感动

 
——漫画和动画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有无声音了,为3名主角配音的声优们演技如何呢?
 
大童:除了“一流”之外,找不到其他形容词了。台词的抑扬和表演的方式也会根据需要切换为真实型或夸张型。我以前认为动画就是画面与声音的联璧,但配音其实不仅仅是联璧,而是让已经很完美的作品更上一层楼的工序,让我非常感动。
 
——在《映像研》漫画里也加入了很多影像式的表现和演出,请问您在学生时代做过怎样的相关创作呢?
 
大童:中学的时候Flash动画和GIF动画非常流行,我那会儿稍微做过一些GIF动画,那可能是我的“映像”之路的开端。Flash我也尝试过,但因为太难就放弃了。虽然大多数时候是在画画,但高中的时候加入了电影部,也做过一些摄像作品。
 
——Science SARU有一个特点就是会用Flash来作画,您是怎么看这一点的呢?
 
大童:印象最深的是Science SARU使用制作工具时的混杂性。他们让我意识到Flash只是一种工具,根据使用方式不同能够变成不同的样子。我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年放弃了Flash呢(笑)。
 
——见到了Flash新的表现形式。
 
大童:究竟是怎么削减工序的?用什么途径导入的?这些问题我至今都非常在意。这回的动画化让我重新体会到了Science SARU的惊人之处。他们这种独特的风格,也许和作品名《别对映像研出手》也有着相通之处。
 
——经历了这次的动画化之后,有没有什么在漫画原作里反映出来的变化?
 
大童:画功变好了(笑)。当自己设计出来的东西被以一种更凝练、更漂亮的方式展现出来后,会发现自己不足的地方在哪里,知道了可以这样改。我觉得我的画功渐渐变好和这些经历有着直接的关系这正是身为原作者能够从动画化里获益的地方吧。
A-06.png
 
——放送马上就要开始了。因为是NHK放送,所以全日本都能看到呢。
 
大童:是啊。“太好了!”——这是我的心声。暂时屏蔽原作者的身份,只从一个观众·动画迷的身份来讲,“Science SARU的新作来啦”、“汤浅导演的新作来啦”,我也会像这样十分兴奋地期待。当在电视上看到这部动画的时候,我也会回到单纯的动画迷状态,心中呐喊“是汤浅导演的新作!”这是漫画原作读者、没有读过原作的观众、汤浅导演的粉丝这三方共有的兴奋感。所以我想说:“让我们大家一起期待吧!”
 
——我也很期待。还会在最奢侈的位置上看见大童老师的名字。
 
大童:对哦(笑)。“我到底有什么资格获此殊荣呢”,会有这样的感觉。

(访谈完。原文链接
20.jpg

上一篇:《剑风传奇》还没完,新坑又来了?——三浦建太郎访谈

下一篇:《异兽魔都》创作过程大揭秘!林田球访谈3

下载APP